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新闻->基层建设

我们都是“小电电”

——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市场监管局电子城市场监管所初建记事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1-02-19 09:35 来源:
分享:
0


  2020年盛夏,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市场监管局电子城市场监管所成立。这里不仅有曾经的工商行政管理干部,还有曾经的食药监干部等。在短暂而充实的一个多月里,经过搬迁布置、场地核查、投诉处理、食品抽检等多项工作,“我们”和“他们”之间的了解越来越深入,诸多的不同与相同都指向了同一个目标——市场监管的担当与使命。
  “我们”是“80”的尾巴“90”的头,而立之年,初经风雨;“他们”或已不惑、或知天命,世事洞明,人情练达。
  食品加工小作坊生产的散装食品是否可以配送销售?销售发霉变质的食品该如何处罚?《食品安全法》《陕西省食品小作坊小餐饮及摊贩管理条例》等涉及食品安全的相关法律法规成了监管一组组长王斌经常向俞祖健咨询的问题,“随着王组长的问题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细致,最近我都开始重新温习法条了!”俞祖健经常这样说。谈起对组长的印象,俞祖健更是有感而发:“以前我觉得自己和群众打交道时已经足够亲切柔和、处变不惊了,但是和王斌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比如前两天那个由于股东个人原因投诉公司的工单,我解释了一早上投诉人都不接受,但王组长一出马投诉人很快就信服了处理结果。这种沟通能力、业务能力令人佩服,我要学习的实在太多了。”
  经验丰富、业务精通,是“我们”心中对“他们”的固有印象;在学中干,从干中学,是现在“我们”口中对“他们”最多的评价。机构改革后,市场监管部门要做到一支队伍管市场、一次检查多领域,工商、食药、质监、物价部门“隔阂”被打通,大到业务知识、工作流程、专业技能,小到人员资历学历、工作习惯,甚至是性格、行为方式都需要充分融合。这些光听起来就困难重重,但在成立仅一个多月的电子城市场监管所的新、老同事之间,已经趟出了一条互促互鉴、互通互融的良性融合发展路子。
  这种互动状态在监管二组的“食药法规小百科”牛栋和“工商管理能手”周增阳身上体现得尤其明显。“我们组长周增阳从不打无准备之仗,每次出外勤,特别是处理投诉举报之前都要详细分析情况,把有关法条摘录出来强化学习,提前预设可能出现的多种情况,讨论解决办法。我这里已经新买了好几本周组长推荐的法规书籍,希望我以后也能像他一样对相关法规条文如数家珍。”牛栋摩拳擦掌,他后来也常常跟在周增阳身边,当“小跟班”学习取经。
  “我们”是曾经的工商行政管理,肩扛红盾为民服务几十年;“他们”是曾经的食品药品监管,从青涩到扎根基层热土。
  “那两天孙伟、牛栋、刘宇宸、俞祖健他们肯定都累坏了。”提起搬家时的事,赵红娟老师依然历历在目,“一个个的平常都是秀才,哪里干过这些重体力活,办公桌椅、文件柜,又是拆又是装,全都汗流浃背的。”感性的赵老师一再感叹:“真是舍得出力、能出力。”
  “年轻人对新知识新业务的学习、吸收、应用真是快。”马上40岁的孙海涛曾经也是工商行政管理队伍中的年轻人,他所在的监管三组由原食药局年轻同志常润承担起组长的职责。“之前局里价竞科同志来授课,当时听完还是觉得摸不着头脑。常润带领我们约谈了文件中涉及的7家物业及综合市场、商超运营方,目前已经有2家着手退费。原食药局的同志工作热情高、标准高,我这个曾经的年轻人要赶快跟上。”孙海涛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主动报名担任了特种设备安全监察员。
  同样是监管四组年轻组长的孙伟,在组员柳勇眼中是“责任心强,对辖区底子清、情况明的好小伙”。
  “晓燕在产检之前将查封无证幼儿园食堂的程序一遍遍地给我们演示、讲解,所有文书都提前写好模板才放心,我终于相信曾经脾气火暴大大咧咧的她能当一个好母亲了。”监管五组组长管维乐调侃道。龚晓燕是食品稽查办案能手,新晋的90后准妈妈。“我这点道行可都是从我师傅那里学来的。”晓燕不好意思地说。
  “干起活来哪还分什么领导下属、男的女的,办案夜查、投诉处突,她都冲在一线。”说起晓燕的师傅,姚剑这样评价。“有时候我觉得她比我还汉子。”连“胖胖鱼”都对晓燕豪爽的行事风格暗暗敬佩,她就是副所长余佳。一身利落工装,弯弯的刘海,温暖的笑容,悦耳的声音,忙进忙出总闲不下来,工作时思路清晰,意志坚定,从不拖泥带水。在电子城市场监管所成立伊始,余佳就按照局党委的要求着力打造“全科型”基层所,本着机构融合、人员融合、队伍融合的原则全力推进原工商与食药互融,规定每个监管组必须由原工商与食药人员共同组成,各组实行网格化管理,组内两两搭班必须一工商一食药。电子城市场监管所在雁塔区9个基层所中辖区面积最大、市场主体最多、监管干部最多,由原来3个工商所和一个食药所整合而成,干部职工包括行政、事业、工勤等多个工种,共计35人,融合难度可想而知。一开始很多人都对这种大刀阔斧的融合心存疑虑,认为应该“徐徐图之”。但余佳凭借惊人的魄力坚持融合必须“快刀斩乱麻”,和同志们逐一谈心谈话,消除顾虑、安抚畏难情绪,争取各方支持。在这种强势推动下,短短一个多月电子城市场监管所就完成了年龄、职业乃至个性、素养的融合,正如细腻与热忱、温柔与强势在余佳身上的奇妙结合。
  “我们”都是市场监管人,稳市场、保民生;“我们”都是共产党员,冲锋在前、任劳任怨。
  在这里,年长的党员们不忘初心,务实肯干。柳勇在监管三组,其他人员休假的2个星期,他承担了组内所有的年报催报、场地核查、投诉处理工作,不讲条件、没有怨言,家住长安区的他还通过连续几天对各种交通方式和路线的试验,摸索出了往返20公里最省时的“之”字路线;很快就要获得“姥爷”这个新身份的柳正君利用值班时间连续拨打了300多个年报催报电话,使全所企业年报率突破90%大关;将近六旬的程利民虚心学习电脑操作知识,每天为来访企业和个体商户办理年报相关事项……
  在这里,年轻党员们不断创新监管与服务方式,成立了“小电电抖音团队”,在加强传统宣传的基础上,利用自媒体制作年报宣传短视频、普法宣传短视频,为市场监管新形势下的宣传工作打开了一扇窗。之所以将“我们”称为“小电电”,已有28年党龄的所长于健这样解释:“人民群众的利益是‘大’,市场主体是‘大’,我们市场监管人是‘小’;响应群众诉求要快如闪电,心中要始终装着电子城辖区。我们就是一群为电子城辖区人民群众、市场主体服务的‘小小’服务员。”
  “若有战,我先上!”这是“85后”年轻干部刘宇宸在主动请战国际航班转陕人员留观餐饮保障任务时发出的誓言。那段时间,雁塔区防疫指挥部征用了电子城辖区某酒店作为国际航班转陕人员留观定点隔离酒店,要求所内出一名干部做好餐饮保障工作。因最新文件要求进入酒店后需隔离14天,而前期联络人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出于关心同志的考虑,所里在微信工作群发出倡议,另征集一名餐饮保障人员。短短几分钟,不管是老同志、新同志,还是党员、非党员,纷纷踊跃报名。平时不善言辞、工作细致、当爸爸还不到五个月的刘宇宸,虽然不是党员,也在第一时间表明了请战的决心:“我是年轻人,还是男同志,对餐饮监管这方面也很熟悉,而且最近已经把媳妇和孩子送回老家,相信自己可以圆满完成隔离酒店的餐饮保障任务。”刘宇宸说,他会服从组织的安排,有需要,随时都能上。还有的老同志说,自己家中已无拖累,应该代替年轻人去;还有人表示只要疫情防控有需要,就会克服家庭困难自愿报名请战。字字句句都带着一名市场监管人的担当。
  市场监管的“我们”,也许还在一堆堆文字材料中敲打岁月;“小电电”的“我们”,也许还在执法一线挑战辛苦;基层共产党员的“我们”,也许还在一个个不起眼的角落绽放芳华。风雨多经人未老,关山几度路犹艰。不论是何种身份,不管身处何地,只要我们谨记忠诚,以责任为担当,以奉献去落实,一样可以化作萤火,划开无际的黑夜;可以化作清风,吹来远方的馨香;可以化作细雨,散落于大地之上,用执着和汗水,凝聚醉人芬芳!

□吴 楠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