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新闻->行业新闻->非公发展

经济学家解读全国两会后的经济政策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1-03-29 09:37 来源:
分享:
0


  在后疫情时代,中国将迎来什么样的新转型与新发展?日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几位经济学家共聚一堂,探讨全国两会之后的经济政策。

面对“卡脖子”问题,中国怎么突破?
  全国政协常委、“十四五”规划编制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说,当我们讲“卡脖子”技术的时候,一定要把范围搞清楚。只有某一种技术就美国自己有,全世界其他国家都没有,而且美国还要拿这个技术卡我们,才可能是对我国“卡脖子”的技术。一种技术只要除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有,只要我们继续开放,中国快速增长的市场还是化解美国制裁最好的方式。

如何认识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
  林毅夫教授说,要理解中国经济的未来,先要认清中国经济发展的潜力。打一个比喻,如果你养的是一只小京巴狗,无论你多努力都不可能把它养成一头藏獒,但如果你养的是一头藏獒,结果从小就误当成京巴狗养,可能真的会把它养成一只京巴狗,京巴狗与藏獒的根本区别在于生长潜力不同。所以,看准潜力非常重要。中国过去40多年的高速增长,得益于我们充分利用跟发达国家的产业技术差距所给予的后来者优势。因此,看我国未来15年的发展潜力,不是看我们现在的水平是不是已经人均GDP超过14000美元(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2019年底的人均GDP水平),然后去对比历史上德国、日本和韩国人均GDP超过14000美元之后16年的平均增长率,而要看跟中国当下的水平与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差距还有多大(中国2019年底人均GDP为美国的22.6%),以及德国、日本和韩国达到这一差距水平之后16年的平均增长率。这3个国家与美国人均GDP差距越过22.6%都保持16年平均每年9%的增长率水平。考虑到老龄化因素,到2035年之前,我国平均每年8%的增长潜力还是有的。当然,这是潜力,实际增长不一定要达到这样的水平,要为“卡脖子”技术、环保等必要的改革和创新留一些余地。

哪9个城市是未来的重点?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姚洋说,我国政府政策文件一直以来都是讲城镇化,这次两会城市化与城镇化开始并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未来的城市化有两个方向,一个是东部沿海地区人口再集中以及中西部重点城市人口再集中,推进以核心城市为龙头的城市化群。从国际经验来看,全世界人口分布都是大集中、小分散,我国已经宣布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成都、重庆、武汉、郑州、西安等9个中心城市名单,围绕这9个城市会形成7个城市化区域,包括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长江中游、四川盆地、西安咸阳、郑州开封等。为此,我们要大力推进户籍、高考等相关制度的改革,减少人口自由流动的阻力。另一个方向是乡村人口向县城的集中,出现县城与乡村融合的新型城镇化。我们要大力发展县域经济,并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通过农村地区非农产业的发展,促进乡村振兴,使更多的农民转型变新产业工人,并获得适度的社会保障。

如何理解开放在双循环时代的意义?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说,2020年我国正式提出“双循环”战略,不少人甚至把“双循环”简化为内循环。对外开放在双循环时代有什么重要作用?打一个比喻,每个国家都是大海上的一艘船,有的船比较大,有的船比较小,目标都是往前走。过去40多年的全球化,是很多船绑在一起往前跑。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也是挂上欧美经济的大船,奋力追赶。但现在那艘大船的速度在放慢,而且总有人要砍断我们和大船连接的绳子。强调国内大循环,就是要把自己这艘船做强做大,同时继续参与国际合作。如果做得好,将来甚至有可能成为领头船之一,带着“一带一路”上的一大批船一起往前走。

为什么今后要对外改革,对内开放?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余淼杰说,“十四五”期间我国在对外开放领域要做好外贸稳量提质、积极有效利用外资、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深化多双边区域经济合作等工作。改革开放接下来可能更为恰当的讲法是“对外改革、对内开放”。“对外改革”重在区域合作的进一步推进,贯彻落实《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推进落实《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积极参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此外一个新的工作重点是加快中日韩三国自贸协定谈判进程,同时继续推动中美经贸合作的发展。对内开放是内部市场要不断打通,形成东中西部高效联动和梯队发展。我们的目标是在“十四五”阶段或更短时间内达到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对外开放,更好地参与国际经济合作。

碳达峰与碳中和对我国经济意味着什么?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徐晋涛说,我们提出要在2030年之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或近零排放。这意味着什么?我国真的准备好了吗?碳达峰就是向大气层的二氧化碳排放达到顶峰,然后逐步下降。碳中和的意思是如果把单个国家看成一个生态系统,它向大气中排放的二氧化碳接近为零,也就是排放量与吸引量基本平衡。这对我国是一个难度很高的工程。如果我国没有特别积极的行动,全球气候行动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这是中国自身转型升级发展的需求,也是中国的大国担当。

□本报记者 王国明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