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规->法律研究->研究思考

对一起虚假宣传行政处罚复议案件的思考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1-03-31 14:04 来源:
分享:
0


  

基本案情
  2019年12月17日,复议机关受理从事低速电动车销售的申请人谭某不服被申请人某市场监管局对其虚假宣传行为作出的行政处罚的复议申请。
  申请人在销售低速四轮电动车的经营活动中,未如实向消费者说明所售车辆真实情况,违反“不得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的法律规定,构成虚假宣传行为。被申请人责令申请人停止违法经营行为,并对其处违法所得1倍罚款12.908万元。
  复议机关审理发现,被申请人送达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正文内未明确告知申请人享有举行听证的权利,违反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及《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程序暂行规定》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的法定程序。复议机关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及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决定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责令被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二次复议
  2020年4月22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重新送达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明确告知申请人有陈述、申辩和要求听证的权利。申请人于4月23日要求举行听证。被申请人于2020年5月7日举行公开听证会,并于8月10日作出新的行政处罚决定。
  申请人对新的行政处罚决定不服,再次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新的行政处罚决定,主要理由是:1.申请人未实施虚假宣传、引人误解的违法行为。申请人宣传的是低速电动车上不了牌,等国家出台相关上牌政策后,申请人可以协助消费者上牌。2.申请人提供了江西某地上牌登记的临时车牌、保险单,用以证明低速电动车可以在其他地区上牌。3.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计算违法所得错误,应扣除税收、运费、门面租金、员工工资、水电费用。
  被申请人主要围绕以下几点答辩。
  首先,对申请人和17名消费者的调查显示,申请人为促成交易,对部分消费者宣称“只要不载客营运,不违章、超载,没有牌照也可以上路行驶”“这种车不需要上牌,放心跑,交警不会管”,致使消费者信以为真,从而购买了申请人销售的低速四轮电动车。申请人作为低速四轮电动车经销商,明知其所售的低速四轮电动车不能上牌照,无牌照不能上路行驶,仍然向消费者宣传“低速四轮电动车是新能源汽车,在国家没有出台相关政策标准之前,暂时不可以上牌,但是可以上路行驶”。结果,消费者购买车辆后,有的在上路行驶时被交警暂扣车辆。
  其次,案发前,被申请人已向申请人发放公开信,要求申请人在销售车辆时不得隐瞒真实情况、不得作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应书面告知消费者车辆属性和注意事项,明确告知消费者电动车未在工信部公告的登记注册产品目录范围内,不能取得注册登记,不得上路行驶。申请人接到公开信后仍销售7辆低速四轮电动车,并承诺可以上牌照或者现在没有牌照也可以上路行驶。
  再其次,交警大队回复称:申请人销售的该型号小型电动车(蓄电池观光车)在公安交通管理综合应用平台无公告信息,不能办理机动车登记业务,不能上路行驶,且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以外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发放机动车号牌或者要求机动车悬挂其他号牌,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的式样由国务院公安部门规定并监制。根据申请人提供的某市电动车临时登记证、临时号牌,被申请人依法向该市相关部门核实发现,该市电动车管理暂行办法已废止,临时号牌同时作废。
  最后,违法所得的计算与会计利润的核算口径并不必然一致。申请人在案件调查中并未提供缴税凭证,且申请人未达到税务部门规定规定的起征点,也未缴纳税款,故相关税金不予考虑,本案违法所得的计算正确。

问题及思考
  复议机关受理申请人的第二次行政复议申请,审理时发现被申请人2020年8月10日作出新的行政处罚决定与原行政处罚决定内容基本一致。
  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行政复议机关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被申请人不得以同一的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具体行政行为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具体行政行为。”
  表面看来,被申请人作出的新的行政处罚决定与原行政处罚决定内容基本一致,违反上述规定,但如果复议机关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撤销原行政处罚决定,显然是对申请人虚假宣传违法行为的放任。那么,复议机关如果维持新的行政处罚决定,是否合法呢?
  笔者认为,复议机关维持新的行政处罚决定并不违反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理由如下:
  复议机关撤销被申请人第一次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是基于程序不合法的撤销,并不表示对当事人的违法行为不予处罚。被申请人依据已经查明的违法事实、法律依据等,重新告知申请人享有听证权并依法公开举行听证,保障了申请人的合法权利。被申请人再次对当事人作出与第一次行政处罚决定基本相同的行政处罚,有利于规范低速电动车市场秩序,保护相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有利于维护交通安全和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8〕1号)第九十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以违反法定程序为由,判决撤销被诉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不受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的限制。”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被告不得以同一的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行政行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为。”
  既然行政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以违反法定程序为由,判决撤销被诉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不受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的限制”,那么可以推定:行政复议机关以“违反法定程序”为由,决定撤销原具体行政行为的,被申请人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不受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限制。复议机关可以决定维持被申请人重新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
  上述司法解释条款明确的是“人民法院”,行政执法是否可以适用呢?笔者认为,司法解释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的具有普遍效力的法律适用方面的文件,是审判机关、检察机关统一适用的执法办案依据,具有法律效力。既然司法解释具有法律效力,就应具有普遍的约束力,有关执法、司法机关都应一体遵循。

□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市场监管局 刘慎锐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